不存在的女兒的圖像最近買了很多書回家啃。

繼《追風箏的孩子》之後,接著讀這本《不存在的女兒》。這是本講述一個家庭迎接了唐氏症女兒後的故事。
故事是從1960年代的美國開始。一個父親接生了自己的雙胞胎兒女保羅和菲比,卻送走了得了唐氏症的女兒菲比,並給了妻子一個善意的謊言:女兒出生就死了。因為這個謊言,這個家庭走向表面相安無事,卻其實早已支離破碎的情況。

然而,菲比並沒有被送到安養中心,而是被協助接生的護士卡洛琳給帶走扶養。而菲比在養母的教育下,很幸運的是在快樂與愛的環境下成長。

在1960年代的美國,對於身心障礙者的接納與照顧、早療都不若現在友善及成熟,即使如此,在當時的美國,對於身心障礙者的寬容都仍遠超過現今的台灣!

在書中,對於唐氏症女兒菲比的描述其實並不多,整本書的重點都在於父親--大衛.亨利--這個角色上。他不是真的要遺棄自己的女兒,卻又想隱藏這件事,甚至連自己的妻兒也想隱瞞,最後只能成為一個躲在相機後的記憶保存者,永遠受著那善意的謊言所帶給他的煎熬和痛苦。

他愛他的妻子、兒子,也愛著那個唐氏症的女兒,一切只因為秘密的存在,使他在那充實自責的愛下,壓垮了他所愛的週遭的親人。

身為讀者,我無法評斷菲比是幸還是不幸,卻深深體會到大衛的痛苦。或許在閱讀的開始,會討厭他,但隨著閱讀的過程,卻發現很難恨他。因為當我想到我的爸媽總是以醫者的角度告訴我:「若是有下一代,一個健康的孩子,比一切榮華富貴都重要。」的觀念時,我會想到大衛。如果讓我站在一個為人父母的角度來思考的話,我或許能體會到大衛的無助。

不是歧視,而是如果要像收養菲比的卡洛琳如此無私的照顧,甚至為菲比向政府機關進行聽證會爭取福利時,那是需要多麼寬廣的大愛和堅毅啊!當我如果是這樣孩子的母親時,我也會這麼堅強嗎?當我如果是這樣孩子的母親時,我會比大衛.亨利坦然嗎?

直到現在,看完這本書後,我仍然會不斷不斷的思考許多這些相關的問題……

萍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